中国改革报:人文之光周天黎
发布时间2012-10-17

  

杨杭文

 

(刊20121014《中国改革报》)

    

 

    “文化补天,良知为石。

    任何艰难的历史时刻都无法动摇我对文化祖国的忠诚,任何命运转折的力量都无法把我的心灵换作西方文化式的,我热爱文化的祖国,那是我心灵的绿洲,精神的基石,生命的归宿,我的骸骨将在此再生为一方热土。我愿与同道们以思想的力量,将自己的血肉身躯,化成为中华文化发展命运之路上的一具铁犁,舍命承载,踔厉耕耘,死而后已!

                                  ——周天黎:《艺术沉思录》

 

    落笔摇五岳,飘然思不群。我国当代重要的艺术家和艺术思想家之一周天黎,气象峥嵘,画意高蹈;艰难跋涉,歌哭人生。以其中西融汇、汪洋恣肆的奇崛画风和冷峻隽永、大道诉求的文思独步画坛,加上她在美学、哲学、政治学、社会学、伦理学、历史学等人文社会科学方面跨域性的、坚毅宏大的人道主义理念和理想主义精神,被人们誉为感悟文化天知、醒觉艺术反思、饱含忧患意识的“艺术的精神圣徒”,堪为“画坛重镇”。

   

    周天黎从少年时候起就饱读诗书、虽然生性寡言,但喜爱思索,富于思想角力又深具艺术天赋。在其数十年富有传奇色彩的绘画生涯中,学贯中西、打通古今,且构图奇特、墨彩浑厚、笔墨健拔、苍茫沉雄,触类旁通,直承心性,以美术俯案人文、以人文演绎书画,创作了一系列具有人文与学术双重价值的艺术作品,是一位具有宽广视觉场域,触及了现代思想史上重要课题的翰墨大匠;人性论和思想解放、艺术变革的倡导者;美术界人文艺术的标杆性人物,被人们称誉为“中国画魂”,受到国内外文化艺术界和收藏家们的高度关注。

    

    2012811,她在《美术报》上发表的近25000字的《艺术沉思录》,高古凝重,气象苍远,震撼晦盲尘寰,是其对中国艺术发展之路运思甚深、启迪学术与社会良知的醒世之作为中国当代美术史的撰写提供了重要的文献;她那些以敏锐深刻的洞见,洗涤灵魂激励思想的美术与人文论,拓宽和提升了中国画的美学境界,并为当代和后世留下了一份可贵的精神启示和艺术遗产;她那形而上的精神价值观和自创的“积彩色调水墨”的精湛技法她对社会、文化、历史、现实的深度切入,横亘着厚重与激情、深沉与个性的绘画,使她的作品成为“百年来难得的杰作,百年后可藏可传的书画。”

   

    “作品深具人文精神和思想哲理,流露高贵的情操,艺术价值传世不朽。”对于中国美术史的意义正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凸现出来,所以,台湾一家已有近70年历史的坚持中华传统文化的报纸,在编者按中也向世人作出高度推崇:“先驱是孤独的,先驱的思想又是烛照历史前进的火炬。周天黎,当代中国最重要的艺术家与艺术思想家之一;又是以现代学术方法研究中华传统文化的出代表人物。这位被誉为‘中国画魂’的大师级画家,身载悲悯情怀,以殉道者的血色心声,追寻着往圣先贤的足迹,可以说,周天黎的存在不仅是文化中国的幸运,也是文明中国的幸运。她奉行‘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宏大文化理念,恪守良知,上下求索,深得五千年的汉语气脉和灵运,不断地精神追问中,迎着时代的八面风雨,踏浪而来。(见201262《美术报》)

   

    面对中国历史本身的波澜壮阔,周天黎以学术良知与伦理责任俯瞰中华文化和艺术创作的前世今生。这位在国内外影响甚大的具有人格力量的思想先驱,始终履行着和真、善、美的心灵之约,红尘浪里,孤峰顶上,用现代精神观去观照千年画史,用自己的生命、良知和画笔,铸就起高贵的中华艺术之魂,并以清醒者的傲岸,辨析中国传统绘画的利弊,大胆突破传统审美观念的束缚,融中西之璧,辟艺术新径,千山独行,法自我立。她画笔底下倾泻的种种物象,都是其美学哲思的心灵迹化。包涵着历史分量的艺术成就和美学思想,赢得了众人的尊敬,享有颇高的声誉。人们衡论她“是用灵魂绘画的艺术天才”、“是幽谷百合、清冷梅花”、“是当代文人逸品画大家” 、“是中国文化天空中一抹最奇丽的彩霞”、“铸就了高贵的中华艺术之魂!”(见20061025《浙江日报》:《劲质孤芳杰出群流》文。)

   

    国务院艺术学科评议组召集人、中国美院艺术人文学院院长曹意强教授撰文论述:“周天黎的作品构成了一个独立的形式世界与精神空间,她在绘画里融注了对社会、历史与人的生存、人的命运、人的灵魂、人对世界的理解、人与自然关系的深深思考与苦苦求索,延续着中华优秀文化传统中那种最可贵的精神与人性的寻觅,当然还有更多对于艺术本体的可贵探索和有益实践,以及高超的自我独创的‘积彩色调水墨’的色墨技法和新锐的审美形式,并为之筚路篮缕,殚精竭虑,铸就了其作品人文与学术的双重价值,因而使她成为当代中国最重要的艺术家和艺术思想家之一。不仅如此,对她这样的罕见人物甚至需要艺术的哲学和社会学意义来阐释,因为她在中国艺术思想上与绘画艺术成就上所彰显的文化进步意义和使命意蕴,以及鲜明严谨的人文主义立场,包括对时代精神气象的把握,包括她的庄敬态度和救赎思考,已使她跃上一个更高知性层面的大艺术范畴,参与了人类社会历史当代文明进程的文化建构。”(见2011430《美术报》)

   

    艺术家往往是超前的。周天黎有扎实严谨的造型能力,有别出心裁的宏大构图之天赋。她敢于以大潮决堤的气势颠覆那种束缚自由思想挥发的辗转仿摹的陈旧套路;又披坚执锐地高扬起中国文人画的品格和中国文化人的气节精神。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说一画有千秋遐想要画“无古无今之画。” 周天黎也表示自己的作品“不在凡华色相中。”真正具有精神力度与学术价值的艺术作品一定是以原创性为指归的,经典意义上的国画作品并非仅仅是单纯的笔墨涂敷,还牵涉立像、捉形、布色、情思、渲染等等方面的成功完善。如其画作《创世的梦幻》,用笔构图如徒手横空,刀魄剑魂,排兵布阵,奇、绝、颠、险息息相随,鬼斧神功。用色则纯粹而盎然、刺激而涵蓄,画面四分之三是大片血红色的咄咄逼人的花,丰茂氤氲,呈现出画家对生命的渴望和灵魂被燃烧时的释放,又有一种骚动激越的情绪纠缠在压抑而明丽的色彩中。那诗性的脱笔而飞,那眩目的红,那神秘的绚丽,那揪心的凄艳,那发烫的摇曳,那淋淳的痛快,那意志的迭出,那叛逆的纷呈,那郁气的凝重,那狂飙的啸鸣,那火与花的纠缠,那花与火的沉醉,那缤纷耀眼的图腾,那刀锋上的舞蹈,那绝壁上的探险,那骚动大地的喷薄,那通向天国的圣洁燃烧,那惊涛骇浪中的诺亚方舟,那高悬于天壤的历史叩问,那人类三千年进程的苦难辉惶,如传奇,如神话,犹如疾风从炼炉中扬起亿万个罡烈的灵魂花冠,也犹如凤凰涅槃时的最后焚化,印贴着泰戈尔之言:“炽烈的火焰对自己说,这是我的死亡,也是我的花朵。”在周天黎风华绝世的心灵意境和哲学信念中,是用象征性的、超现象的寓言式的图景,表达着对整个人类死亡、信仰、生命以及人性善恶冲突等等重大主题的思索。构图的艺术手法上,有形写无形,意象化的花瓣似乎从红色的海洋中升腾而出,上空则用刚劲线条勾勒出一只与之对立的秃鹰,张开翅膀慌张地注视着沸腾轰烈的漫烂。而起到画面奇崛张力效果是色彩的调试:色墨韵律,厚重浓郁,完整浑然,大气流贯。在作品中周天黎反复强调的是色彩的整体配合与协调,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这里,周天黎对结构知觉和墨彩知觉进行了极为粗犷剽悍的革命,让人领略到一位守望精神境界的艺术天才,在指向心灵的巨大冲突时,在爆裂性的痛苦中,以超现实的心灵图写,虔诚耕耘,旋天转地,时空被任意处理,色彩被大幅度的运动,情绪被放大到极致,在层次丰富、空灵透迭的色块、色理和色点的激昂交响乐中,烘托出物象的精神本质,孕育着穿越时空和历史的能量,产生出一种生命形式、体验形式与哲思形式的撼天动地的精神大展现!

 

周天黎在《心语》文中写道:“人的自由首先从思想的自由开始,人类进步史就是思想解放史。艺术家们必须清醒地认智:人类的发展并不只是财富的增长,更主要表现在思想的进步。当代中国画家要以进步文化、人文价值和文明精神去总揽全局,才能画下不朽。”天风地气,沉钟盈耳,大思考才有大突破,周天黎的艺术和思想已成为这个时代不可磨灭的刚硬记忆,她正在为中国千年画史写下独特而灿烂的一页!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杨杭文

周天黎(香港)艺术工作室制作 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13003885号-2
通讯地址:深圳市罗湖区文锦南路金安大厦6楼G座    
电话:(0755)25100850 传真:(0755)25100881 邮编:518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