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报:周天黎作品的美学內涵
发布时间2012-06-02

周天黎作品的美学內涵

——读画作《寒冰可燃》有感

 

杨宇全(文艺评论家、作家)

 

(原刊2012年6月2日《美术报》、6月8日台湾《中央日报》)

 

   

   

 

 

    大艺术家往往是超前的

   

秉承人文主义和人道主义的大画家周天黎崇尚精神、求索思想、洞察博洽,既坚持应有的学术高度,又不放弃理应承担的历史责任,也不回避艺术观念上的辩争,她以风骨嶙峋的文化精神铿锵立论“文化保守主义的历史惰性和夜郎自大式的国粹时髦,是艺术创新和文化发展的精神障碍。秉天地之精华而创生的中华文化,要敢于和今日处于制高点的西方文明洪波共涌,以人类意志与生命意义激荡起万倾碧波,为整个时代孕育出最鲜活的血液,为中国文化的持续发展提供超越历史想象的浩瀚活力。我们不能以中西为沟壑、古今为壁垒,而应海纳百川,要为融汇古今中西文化积极践行。21世纪新人文主义精神提倡多元文化互补,这是作为一个文明大国应有的文化自信和基本格局,以及应需呈见的大变革、大跨越、大气象,这也是中华民族宽阔的民族主义伟大胸怀之思想体现。道沿圣以垂艺,圣因艺而明道。只有这些以生命燃烧着审美激情、并以无畏的探索意志去扩展艺术存在疆域和人文意义的精英群体,才能真正拉开中国文化艺术大师的时代之幕而耀照历史苍穹!有抱负的中国艺术家们:人的心需要经过信念之火的焚烧,才能战胜虚无宿命和物欲麻痹的黑暗吞噬,而所有精神内涵丰饶的真善美的献祭者,都会被历史雷电刻下流光溢彩的碑迹,一个创造与属于中国文化艺术大师的时代已经来临,你们听到命运的呼唤了吗?!”

 

在人类文化历史的领域,周天黎直接以诸子百家开篇,颖悟老子就是汉语文化最为本质的人文精神的阐说者;庄子就是中国自由主义精神的鼻祖;一个民族的生机来自精神价值——慈爱、良知、诚信、正义、民主、自由、人道、崇高、廉耻;认识到罝身价值观念紊乱了的社会,一个艺术家存在的诗意,不在于物质文明的外观,而在于一个精神追索者生命本身的内省,在于提升生命境界为首要,在一个物质主义的时代,一个民族更需要精神的天空。当前,社会物质利益的获得并没有使许多艺术家在心理和精神上得到真正滋养。循着这样的语境轨迹和哲学思维,她超然坚定地站立在更高的位度,以更的瞻望,承载起中国文化中最为精粹的一系命脉,才情雄胆识超逸,以其中西融汇、汪洋恣肆的奇崛画风和冷峻隽永、大道诉求的文思独步画坛,以对心灵秩序危机的透彻审视,表现了更深层次的当代文化精神和文化批判,给人一种精神的强烈感染和心身的震撼。加上她在美学、哲学、政治学、社会学、伦理学、历史学等人文社会科学方面跨域性的知识结构,坚毅宏大的人道主义理念和理想主义精神,被人们誉为感悟文化天知、醒觉艺术反思,饱含忧患意识的“艺术的精神圣徒”,在海内外有广泛的影响力。这位具有宽广视觉场域,凸显了独特审美意绪与睿智思辨意识,触及了现代思想史上重要课题的人文艺术家,学贯中西、打通古今,触类旁通,心承贤哲,以美术俯案人文、以人文演绎书画,以生命灵性的自由畅想,创作了一清新出尘、峻峭健朗、瑰丽奇伟的经典性作品。其精心绘制的大幅国画《寒冰可燃》(刊200910月《美术》杂志、20091116台湾《新生报》、20091121《美术报》、2010512香港《文汇报》、20107月号香港《镜报》等)作为十一届全国美展的特邀作品亮相,当时就让广大美术爱好者为之眼前一亮,惊叹不已。

 

五年一届的全国美展被视为有一定的权威性,如果作为特邀作品参展,还有对其艺术成就和社会影响力予以认可肯定的意义。《寒冰可燃》画作,常人看来或许是一幅有些“离经叛道”的“另类作品”。单看画面,其构图的夸张和笔触色彩的形异都显得离奇,约定俗成的“梅开五朵”的梅花也“一反常态”地被处理成有棱有角的“方型花瓣”,一树梅花还有点似经霜凌寒的枫叶,蓬蓬勃勃,如火如荼在画面上燃开;树上的小鸟站成一个姿势,似乎在观望,又像在期待什么,尤其是画作中的题款:“寒冰可燃”,更让寻常观者看后“一头雾水”,自古僧道两门,冰火难容,既为“寒冰”,何来“可燃”?难道这是悖谬性的错误……?

   

    周天黎说“对艺术来说,没有创意就没有生命。领悟就是在观照超越自己的东西,从低维世界走向高维时空的一段途程。其实,细细观之,慢慢品赏,静静思考,你会渐渐走入这幅画中,也会渐渐地被作者独树一帜、风骨扬厉又富有文人性、诗意性、笔墨性的艺术魅力所俘获。为其所展现的大变局时代的文化思想、道德观念、艺术品格和人文关怀而心脉弹动。自古迄今画梅者多不胜数,然大都没有跳出传统具象的窠臼,构图上千篇一律,笔墨上陈陈相因,或抄袭古人、拾人牙慧,缺少了内涵的东西,境界的东西,没有多少学术含量与人文价值可资借鉴。

   

        大艺术家往往是超前的,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说一画有千秋遐想 要画“无古无今之画。”周天黎也表示自己的作品“不在凡华色相中。”真正具有学术价值的艺术作品一定是以原创性为指归的,因此,创造性总是迫使大艺术家们要不断挑战当代的观念和传统,历数中国文化艺术史上之俊杰莫不如此。李白的诗、李清照的词、王阳明的哲学、王实甫的戏曲、曹雪芹的小说、八大的画、鲁迅的杂文,再如嵇康阮籍式的风骨,都超出了当时人们一般的既有思维语言的范围,于内在路径的自我解放中,努力寻求精神世界的广度和深度。苏轼在《宝绘堂记》中说:“君子可以寓意于物,不可留意于物。留意于物,虽微物足以为病。”世外人法无定法然后知非法法也!在周天黎的水墨画艺术世界里,已经超越了具象的描摹与刻划,她已从自然意象迈入“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精神世界,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从艺术的必然王国走向“精骛八极、神游万仞”的自由王国。周天黎说自由的心灵是美的意境的创造者,人类的自由精神一直存在于人的本性中,它不断地在火或血的抹杀与人类社会的试错经验中顽强再生。自由其实是一种人类原动性创造力,是产生创意和真知的最根本性条件。真正的艺术大师总是特立独行的‘孤独一小撮’,同时也必定是人类思路中具有一定程度异质思维的探索者,其自由创作的艺术精神,势必突破传统学术规范、世俗主流意识形态、大众文化的三重框架,为提升人和艺术的生命层次进行终身不懈的天马行空般的追索。”艺术家与艺术思想家在深层次的文化反思中能呈现思想的力量并达成某种超越,形成一种与理想相伴、与大地和弦、与时代共进的哲理层面上的独立精神,融入社会与时代的变革,绽放出艺术生命的奇光异彩。才情旷世的周天黎10多年前刻有一方闲章“方外画师,随缘成迹”,所以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周天黎的画作,往往有一种物外化境刚健奇侠的风骨、雄浑沉寂的气势与铁板铜琶的律动。她情凝笔端,意在笔先,画我所画,追求“韵外之致”与“像外之象”,真正画出了属于自己的“心中之作”。如此解读,我们再看她的这帧《寒冰可燃》就豁然开朗了。的确,画中的苍杆虬枝逆势起笔,筋力内在,老辣奇崛,气骨存,还展现出历尽人间风霜雪剑之世态况味;一树体现“行方智圆”、“方圆有度”哲学,“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梅花从寂静走向动态,生机盎然,如熊熊燃烧的火焰,又如迎风摇曳的旗帜,流霞醉舞,天地灵秀,仙姿绰约,尽入画中,蔚然而成风华绝世的诗意之美。“从来不见梅花谱,信手拈来自有神。不信试看千万树,东风吹着变成春。”青藤道人徐渭的题梅诗恰恰可以用来观照周天黎的梅花图。也诚如2012120中国国民党主席办公室致周天黎的公函中,精辟地对她的艺术成就所作出的历史性评介:“您的作品深具人文精神和思想哲理,流露高贵的情操,艺术价值传世不朽。” 有史论家认为:人生总是一路风雨,总有困难横亘其中,而周天黎艺术中那些闪光的特质却能够在人们彷徨无措的一刻涤荡思想,以独特的美学信念和豁亮的生命意志,烛照人世间那些日渐蒙尘而灰暗的灵魂,召唤着人类本性的回归,召喚着人性的真善美!

   

    为思而在、我思我言

 

    启蒙价值至今依然是知识界传承的人文传统,中国水墨画艺术也不只是一门视觉性质的工匠性的绘画,重要的是反映艺术家看待世界的观念和人生的精神追求。作为人文学者的周天黎指出人类的历史本质上是文化史,中国社会正经历着一场深刻的变化,知言’又是社会性存在中明理分辨的良知表达与道义担当。而文化总是指向精神之存在,否则文明就难以从文化中不断生长。人文精神是从更高的视角中悲悯人类的命运,寻求生命所具有的伦理价值,一种对人的生命真实理解后所产生的感觉,在这种感觉里产生的和人的尊严连在一起的铮铮作响的审美旋律,构成了人文艺术的伟大诗篇。这也是中国文艺复兴到来前必将出现的先声!”由于生命的厚度总是被世俗的现实严重挤压,所以中国画论向来认为,人的境界有多高,画的品格便有多高。在这个庸众喧阗、难以摆脱焦虑的时代,看似柔弱单薄的周天黎却具有“信、望、爱” 的仁者胸怀,骨子里有着梅心竹骨、风清月白的精神贵族的气质,以及艺术大师们必然具有的悲悯及普世情怀,故内心毅力强大,有着坚韧的精神张力,独立不羁的自我意识机制中有一股强烈的启蒙气息和批判锋芒。她和当今中国绘画界的流行趋势并不同行,但也不是故意地逆向而行,她有自己的价值尺度,有自己的审美理想和审美判断,她说:“艺术就是要去追求和表达灵性之象形。当你拥有真挚崇高的感情、纯真的灵魂时,才能真正领略超越物质美像的沁入心魂的精神之美。艺术家如果背弃追求真善美的誓约,就如一个猥琐酸涩之徒把灵魂出卖给了恶鬼。她不受传统、定论、习见的约束,遭遇逆流她桀骜倔强,面对顺境又从容淡定,她是那个思我所思、为思而在的穿越铁锈屏障的先行智者,她的思想充满血肉,充满活力,她的艺术创作与她的思想密切相关,有着坚实的学术支撑和精神支撑,她的整个艺术状态是特立独行的。她的文化底蕴与思想深度,再加上她超验主义的宗教信仰,使她心甘情愿地充当人文良知领地的疆卫戍役,孤傲高洁地捍卫着灵魂的尊严,在体制权力、商业逻辑和传媒话语的复杂关系中,凛凛朗朗,拥有冷静清晰的眼光和敞明自己学术批评的勇气,同时,也为自己的艺术立场奠定了最坚实的人文基础,即使在遭遇生命颤栗的隐痛中,她仍能始终守衡于富有生命质感的意象世界里,鸣奏凝聚九曲柔肠的爱的音符绘画创作上,她入古而能出,借洋而能化,大胆吸收象征主义和表现主义因子,以深厚的功力,自创“积彩色调水墨”的笔墨技法,我思我言,凌云健笔意纵横,形成“周画”独特风貌,赋予中国绘画新的人文活力和新的生命能量,以大潮决堤的气势颠覆宋元明清以来,那种束缚自由思想挥发的辗转仿摹的陈旧套路;又披坚执锐地高扬起中国文人画的品格和中国文化人的气节精神,从而在人文最高端展示出时代艺术的精神品质,她对于中国美术史的意义正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凸现出来。所以,台湾一家已有近70年历史的坚持中华传统文化的报纸,在编者按中向世人作出高度推崇:先驱是孤独的,先驱的思想又是烛照历史前进的火炬。周天黎,当代中国最重要的艺术家与艺术思想家之一;又是以现代学术方法研究中华传统文化的出代表人物。这位被誉为‘中国画魂’的大师级画家,身载悲悯情怀,以殉道者的血色心声,追寻着往圣先贤的足迹,可以说,周天黎的存在不仅是文化中国的幸运,也是文明中国的幸运。她奉行‘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宏大文化理念,恪守良知,上下求索,深得五千年的汉语气脉和灵运,不断地精神追问中,迎着时代的八面风雨,踏浪而来。

   

    有内在力量的艺术作品从诞生之日起就屹立着,它以雄浑、博大和刚强,给人以生命振作的韵律感。在周天黎这里,画魂歌正气,丹青自有光。画家的意志、情愫、信仰与虔诚;画家人格道德的清冽孤傲;画家对跌宕人生的不屈不挠与开放达观;画家高深的哲学辨证意义上所达到的艺术境界;画家诗化的艺魂唱响着自由的赞歌,都使艺术知音有魂魄震慑般的惊悸,同时也感受到它充盈天地之间的大气磅礡、深挚隽永又沧桑壮美的风彩与神韵。铁骨冰魂心似火,一树梅花一树诗,正是周天黎那种宽广的精神境界构筑起其绘画创作独特的艺术风格和独特的艺术魅力。

     

    意识是存在的反映,人类的记忆是思想文化发展的基础。每一帧经典性的画作必定是有灵魂的,其灵魂的舞蹈又必然和社会的大舞台精神相连。她在《艺术沉思录》中写道“艺术家只所以高于一般性的艺师技匠型画家,分别在于,艺术家是以思想和精神进入到某个层面并用创造性的艺术视觉语言表达自己对世界的感受、知觉与意识,为艺者必先思,画家无文则庸。”“有良知的艺术家无法避对社会史的认识和反思。”千百年来,世间多少勇儿女,枉托壮志误一生。宋代的箭伤,元代的刀伤,明代的火伤,清代的枪伤,民国的弹伤,还有“反右”的心伤和“文革”的人伤等等,狼烟漫舞中,一次次干戈绞肉机般地涂炭生灵,一次次地蹂躏人类的生命精神,加上封建精神魔咒的压迫禁锢,使许多活着的人将生命置于不知所措的无可奈何之中。现代新儒家的重要代表人物牟宗三指出:“中国文化的核心是生命的学问。”周天黎也阐述“‘人就是创造的最后目的。’——这句哲学箴言是康德美学思想中的一个重要论点。从美学意义上来说,审美,不是集体主义的颂赞程式,它属于人在人文世界里精神的徜徉和漫游,又乃是自由思想所开放出来的精神之花,关系着生命本身的修为。”茫茫尘世、含英咀华,大悲大难里走过家国沉冤喋血历史的一代画师周天黎,面对正在残缺或已经残缺的文化,面对人类伤痕累累的肩上担着的苦难和某种注定的自然宿命,默然如灼忧思萦怀她的审美精神没有在历史的迷惘中选择怅然离去,正和世人一起经历前所未有的怀疑和批判,同时也是前所未有的命运的创造。

  

    沿着人文艺术之路前进

 

        人类崇拜太阳,太阳送给地球的第一份珍贵礼物就是光。柏拉图的认识论中有著名的“光喻”之说,基督教中的耶稣宣称:“我是世上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周天黎的生命哲学观点认智“在人性异化、良知缺位、诚信沦丧的实利社会和人生必死与个体性存在有限无奈的时空内,此身不向今生度,魂归何处解迷津?大千世界万事万物尽在眼前运行,然人是无法单凭劳绩来度测生命的,要用内在的精神信仰和心灵来感悟真善美,才能跳出肉身沉沦的困惑卑污之渊,使灵魂趋升向往精神界面的永恒性……。宇宙本质上是一个巨大的能量信息场,光子又是宇宙万有的本体与本源,支撑众生灵魂的是生命光能量。”加上她绘画中对光独到的高难度的表现技法,籀其动态,周天黎就是要用艺术点燃她的生命之火光,穿越历史长河,携带万里雄风,在沧桑洗礼中揭示着生命精神的顽强不屈,拒绝人生在恶浊混世中的虚幻与颓圮。《寒冰可燃》气势恢弘,画面上簌簌抖动的梅花,在光的催动下,锦绣斑斓,仿佛有着一付顶天立地、风雪不摧、特立独行的肝胆,奔放的生命激情昂然地拥抱无际的天空,自由浪漫的精神奇异的个性漾溢于表,它又婉似太阳裂变的光明,闪耀着,呼啸着,在光对黑暗的穿透和驱逐中,追问生命的意义与价值,寄寓着人类生命精神的生生不息。“意之所游处”,大文化、大艺术、大情思、大视觉、大旋律的人文节操更被演绎得淋漓尽致,直达一种生命哲学的高度。人类社会在地球上衍生,能行进到今天,承受起天火烈焚大地生灵的灾难,遇到过亿年冰川的封冻,经历了无数回在黑暗深处存亡继绝地开凿光明;又多少次在凤凰涅槃的火焰中获得重生!——这就是这位翰墨大匠生命感性回归、个性体验下的艺术作品所蕴含的审美景观与思想能量!

   

    当代中国画坛,从技艺上来说并不缺乏好手艺的“劳模”型画家,惟匮乏的是“文化蕴内涵,创新是出路,良知成品格,哲理升气韵。”(周天黎语)21世纪的今天,真正的艺术大师必将突破文化民族主义的囿限,将自己的艺术理想置于普遍的人类生命情感之中,以任何人都要遭遇的生与死、爱与恨、生命的有限与永恒之类作为艺术的主题关怀。周天黎写道“人类的生命精神和尊严意识正如《圣经》中所说,‘众水不能熄灭,大水也不能淹没。’我一直认为对生命精神的表达才是人类艺术最核心最崇高的哲学境界!”崚嶒的苍淼,使许多文化闹市工具式的艺术人才在对文化本质追问的层面上陷入迷茫,失去了独闯暮色的能力。而周天黎却在信仰与重負中,以巨大的艺术张力,行道履义,去蔽启明,以浩浩荡荡的光明正气,去表达人类自身命运的发展与存在和人类所有美好的向往与情感。可见,画者思者的周天黎没有停止对人生本源问题的文化思索,其作品所呈现的坚强的传奇,超逸的高远,达学的深刻,尊贵的自负和历史性的气韵风华,需要并值得人们用足够的知性和时间去细细品赏。这也是很多人视“从林风眠、吳冠中到周天黎的精神走向并有所超越”的重要原因所在。可以预言,21世纪中国艺术家的精神光谱将由这类大画家凝聚构成。可喜的是,不少中青年画家受到周天黎绘画作品和艺术思想的启迪,聆听这位文化艺术导师碧波荡漾的真知灼见“画者要感悟画道与天道、人道之内在融通,勇敢探索艺术语言的表现方式。在苦练技法的同时,更要加深在文、史、哲、时、政、艺方面修养,触摸中华民族文化的深层积淀,关注艺术与社会的关系问题,要画忠实于自己内心的作品。”从而切入社会观照的深层面,沿着人文艺术之路前进。

 

        代成就大事业绝非易事,以正气为体之以克己,之以启明、用之以自不息,即是大器之非凡人物。周天黎一直坚持认为:“人文精神才使人类社会和人类文化具有了善良、美丽、可靠、健康、崇高的性质。当代画家要以进步文化、人文价值和文明精神去总揽全局,才能画下不朽。”我们从周天黎的作品中欣喜的看到,扎实的功底,精湛的技巧,思想的碰撞、批判的思考和奔腾壮阔的文字凝炼中,她的整个绘画创作的状态就是一幅构建人文精神家园的智慧运筹和辛勤耕耘由生命所滋生,为精神所滋养,也是她个人心灵史、精神史的真实呈现,不可取代的价值意义。“浮生若戏悲欢尽,笑看天风扫宇寰。”作为一个具有批判精神和文化良知的艺术家,其对时代精神进行深度追问的文化审思,激起生命抗争和充满人文力量的思想冲击,已经果敢突破陈旧文化困境的祛魅,已经拨开物性的表像越过世俗拘束,深入到时代和事物的内核。她的艺术造就也因而“外之不后于世界之潮流,内之弗失固有之血脉”,墨色神魂,泐碑于定,大胆重建绘画图式的精神结构与文化磁场。

   

        大画家之所以为大画家,除了画家自己的生活世界,更拥有一个属于她自己的精神世界。周天黎说得好“人的生命潜藏着人性与兽性进行的百年搏斗。人正由于是意境性的精神信仰、道德信念,审美激情的精神存在,才成为高于万物的蕴含高贵感和人格之美的灵性生命体,伟大的艺术也是高贵生命哲学驯化人类生命中兽性本能之后的诗性展现。”只有高贵的生命哲学才能够造就高贵的人格和高贵的艺术。浅者识其浅,深者识其深,惟有缘者知之、得之。满园春色关不住周天黎是独特的,她以一颗高贵心灵对自由、美与良知的追求,以丰饶的诗意与哲理作为斧和凿,以对艺术的苦恋和对文化祖国的忠诚,在阵阵铁石声响中,在生命的悬崖之巅,雕刻出璀璨瑰丽的艺术神韵。而且,从高贵生命哲学中涌现的审美激情,势将成为中华文化复兴潮流中最为壮丽的波涛。而周天黎,在这个风云激荡的时代,以一个中国艺术家的赤诚,正在中国术史上肆意纵横地大写磅礡辽阔的美景呼唤和生命精神的礼赞!不少有识之士认为,加强对周天黎艺术历程与成就的研究,包括进一步认识她的艺术思想对当代美术发展的积极意义,都会有助于中国美术事业的更大进步。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杨宇全

周天黎(香港)艺术工作室制作 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13003885号-2
通讯地址:深圳市罗湖区文锦南路金安大厦6楼G座    
电话:(0755)25100850 传真:(0755)25100881 邮编:518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