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素描作品《老教师》有感
发布时间2008-09-16

  (原刊198710月香港杂志,后转刊于2005515台湾《中央日报》,再刊于20051120香港《大公报》)

 

 

  

    看了著名画家周天黎1975年的素描作品《老教师》,我立即被吸引住了。尽管岁月像流星般逝去,尽管光阴冲刷着往昔的记忆,作为一个在中国大陆经历了多次政治磨难的大学教师,我在这幅画作面前,按捺不住汹涌而起的情思。《老教师》实际上在为中国那一代知识分子塑像写照,鸣冤叫屈。

 

  画中老教师的额头,有三条虽不深却相当粗宽的皱纹,嘴的四周和双颊、下颔更有多层深密的纹路。这不仅仅是逝去时光留下的痕迹,更多的是神州大地历次政治运动的磨难、极“左”思潮的冲击所打下的印记。

 

  他右眼上的右额有一块明显地陷了进去,成了一块低洼之处,这也许就是十年文革浩劫中“红卫兵”、“造反派”皮带扣、铁棍制造出来的伤痕!整幅画面像一面寒光逼人的镜子,深沉地告诉读者,在“文化大革命”的灾难岁月里,画中的老教师就是受尽凌辱和煎熬的正直、善良的知识分子的代表。他那睿智而无所求的眼神和有强烈视觉冲击力的、弥漫苍桑感的脸告诉我们:他可能被戴高帽、被游斗,被关进“牛棚”,被胁迫跪在“伟大领袖”像前的玻璃碎堆上……。这一切人为灾难,他都身不由己被迫承受。他有过反抗和挣扎,但他只是一介书生,可怜的微不足道的呐喊和挣扎,已经将他弄得焦头烂额了。最终只能沦落到逆来顺受的境地。但他仍存在着希望,这就是我们在画中所看到的、那种无奈中显露出的凝重里所蕴蓄的人格力量。

 

  老教师衰弱的体质在画中表现得很分明,画面上的老教师是一个比较瘦削的人,但他的身体初看却有些庞然,原来他穿了太多冬衣。厚厚的棉衣外加大衣和宽厚的围巾,这正是反衬了他身体的孱弱!此画在艺术处理上可说十分成功,光和透视也表现得很好,层次分明,人物每一部位的表情神态都刻划得纤毫毕露,形象维妙维肖,甚至老教师的两用“老花兼近视”眼镜也作了逼真的描绘。周天黎女士是以大写意花鸟画闻名当代画坛的,想不到她早期的人物素描功底竟也如此深厚。

 

  十九世纪的法国著名画家奥古斯特·雷诺阿说过“绘画作品是艺术家用来表达他激情的手段;它是艺术家发出的一股激流,这股激流会将你卷入到他的激情中去。”周天黎之所以能创作出这样传神感人的杰作,除了她过人的艺术才华和胆识之外,另一重要原因是她胸中有一股激越的思想感情在奔流、在撞击。可以说,这画作就是女画家的内在视觉与精神之间一种密切联系的产物。当许多艺术家自愿去趋炎附势或不自愿地被逼去为“四人帮”极“左”政治路线歌功颂德时,特别是在这股邪恶势力猖獗的阶段,在思想暴政吞噬着人性、天良;专制文化的无情构陷随时可以把这位小女子碾成粉齑的日子里,周天黎敢冒杀身之祸,偷偷创作这幅作品,没有强烈的时代感和历史使命感是不行的。这也说明了为甚么周天黎的许多绘画明显的高出一筹,给人莫大的精神呼唤和深层审美慰藉的原因。

 

  1983年,周天黎在英国深造研究时,这幅《老教师》的素描作品曾在英伦美术界引起很大的重视,评论认为此画“准确地抓住了外貌特征,突出精神气质和思想感情,形象地反映了‘四人帮’集团极‘左’政治路线下的中国知识分子的坎坷和不幸。”不少收藏家及博物馆都愿出相当高的价钱收藏此画,但都被周天黎婉拒,她的答复简单坦率:“我是一个中国画家,我的命运和我国家的命运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虽然艺术作品是没有国界的,但这幅直接反映我国知识分子命运的作品, 留给我的同胞们去欣赏会更有意义。”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其 雷

周天黎(香港)艺术工作室制作 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13003885号-2
通讯地址:深圳市罗湖区文锦南路金安大厦6楼G座    
电话:(0755)25100850 传真:(0755)25100881 邮编:518002